三风

灵魂的栖所

作者:三风
本站所有内容均为原创,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微信公众号:windpsalter
e-mail:43225258@qq.com
copyright©windon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 三风 | Powered by LOFTER

四季

当知更鸟飞过黑夜
春天便来了
当布谷鸟唤醒黎明
夏天便来了
当寒蝉催熟了粮食
秋天便来了
当大雁遮住了夕阳
冬天便来了

如何

欲望很长,未来很忙
情歌很慢,回忆太乱
寻觅很久,答案太凉
星光已远,目光还热
长风如歇,明月如客
散如星辰,守如遗梦
信在何时,回在何方
念如水流,忘如何等

雨的秘密

雨水落下天空的孤独
雨水流走大地的悲欢
它们穿过风的缝隙
它们渗入石头的壳
沿着发缕清晰的纹路
沿着皮肤黏贴的温度
时间在屋檐下、风雨中
听着等待与追逐的心跳
看着淡然与紧张的眼神
他们在阳光下视若无睹地路过
拂动着陌生人鼻尖上的默契
只是雨水冲开了隐藏的秘密
唤醒了灵魂干涸的种子
沿着气管长出一棵树
从嘴巴与鼻孔中发芽
从眼睛与耳朵中开花

衰老

下垂的小腹忘记了美味的食物与甜蜜的抚摸

琐碎的皮肤贪吃了很多,时间最温柔的见证

你还能对曾经光滑的指尖说什么呢

少女已经老去,依然心怀幻想

对着夜色,如酒醉,如烟尽

就这么一点一点消失吧

趁着美丽还未藏在昏花的眼睛中

新鲜的悸动掠过鼻尖,黏在皮肤的纹路里

风带着清醒的温度吹拂,心跳如水波徘徊

就这样平和地听一听风雨声吧

犹如少女的呼吸,躺在星星闪烁的草尖上

用最敏感的皮肤,蒙上她们存在的时空

她们要对你说话,张开红润的嘴唇

说再见,说很高兴遇见你,说好像认识你

所有的味道都已经冷淡,还剩一丝纯净的空气

没有花香,没有体香,没有暖濡的鼻息

空气已经变得不一样,如同...

生长寂静的山岭

下起了雨,沿着铁轨生锈的边缘

一路追赶,预示明天的地平线

一路送别,生长寂静的孤山岭

车窗犹如一条界限,隔开了人烟

在移动的陌生中丢弃散落的重复


下起了雨,扑朔眼睑的云端

一路仰望,掩藏光明的天空

一路发现,按耐不住的新生

雨滴倒映着天空的眼神跌落

彩虹在半空升起原始的颜色


一片迈不出的土地,晾晒着被风干的执着

一条走不到尽头的河,流动着远方的砂石

一棵长满光阴的树,结满了未来的果实

它们指引着迷途难返的憧憬,慢慢走向

生长寂静的山岭,捡拾散落在空中的声音

夜,如果很黑

我们就可以发现盲人的色彩

风,如果很弱

我们就可以触动聋子的耳膜


跳过黎明的星

躲过无数匆忙寻觅的眼睛

越过渔网的虾

看到无数套牢挣扎的大鱼


最原始的声音,正在氧气中破裂

最纯碎的颜色,正在光芒中涂改

一个受限的世界,越过高山与流水

一个生存的空间,围起木柴与篝火


旅途

黄昏醒来窗外的院墙
小鸟飞离颠沛的树梢
山头起伏蚂蚁的路程
交错而过远方的轮廓
天气阴沉混淆了朝暮
鱼贯而退染色的云朵
绿色匆忙涂抹着天空
中止忽然清楚的认知
长发甩落弯曲的来路
躺在奔跑的脚底延伸
车厢告别废弃的烟囱
起伏的天际隐隐绰绰
何处的世界寻问前程
明天的太阳还在别处

海蓝之谜

深夜的海面,鱼儿探头瞭望星空
闪烁的星辰,隔着风中嵌阻的幻想
层层的波浪,层层的夜空
靠近一些,远离一些
无形的人儿,伸开双臂
向着黑夜的深处,潜游
海水在上升,下沉的不是梦境
颜色都已褪去,声音何时消隐
浮在水中的身体,等待着乘风而起
背着陈年的心愿,剥落生命的外壳
在黑暗的星空,追寻流星的痕迹
唯一的存在,在记忆的路途遗落
重复的瞭望,重复的猜测
重复的闪烁,重复的开始
夜以继日,鱼儿折身寻找
游来游去的,无形的人儿
黑夜终将结束,太阳照常升起
看不见深海之鱼,寻不见人世之影

妹妹

妹妹,你站在那个十字路口

想不起哪一个是你来时的方向

妹妹,你穿着春天的衣裳

看不见风花雪消失的颜色

妹妹,你的衣袂飘飘

卷起了对于流浪的层层幻想


冷风吹来,一阵鲜艳的风

染尽了一望无垠的眼睑

你不能站在,那朵云的下面

手捧阳光向着天际呼唤

你不能站在,那棵树的后面

在落叶上描绘回眸时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