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风

灵魂的栖所

作者:三风
本站所有内容均为原创,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微信公众号:windpsalter
e-mail:43225258@qq.com
copyright©windon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 三风 | Powered by LOFTER

夜,如果很黑

我们就可以发现盲人的色彩

风,如果很弱

我们就可以触动聋子的耳膜


跳过黎明的星

躲过无数匆匆忙忙的眼睛

越过渔网的虾

看到无数套牢沉寂的大鱼


最原始的声音,正在氧气中破裂

最纯碎的颜色,已经被光芒涂改

一个受限的世界,越过高山与流水

一个生存的空间,围起木柴与篝火


旅途

黄昏醒来窗外的院墙
小鸟飞离颠沛的树梢
山头起伏蚂蚁的路程
交错而过远方的轮廓
天气阴沉混淆了朝暮
鱼贯而退染色的云朵
绿色匆忙涂抹着天空
中止忽然清楚的认知
长发甩落弯曲的来路
躺在奔跑的脚底延伸
车厢告别废弃的烟囱
起伏的天际隐隐绰绰
何处的世界寻问前程
明天的太阳还在别处

海蓝之谜

深夜的海面,鱼儿探头瞭望星空
闪烁的星辰,隔着风中嵌阻的幻想
层层的波浪,层层的夜空
靠近一些,远离一些
无形的人儿,伸开双臂
向着黑夜的深处,潜游
海水在上升,下沉的不是梦境
颜色都已褪去,声音何时消隐
浮在水中的身体,等待着乘风而起
背着陈年的心愿,剥落生命的外壳
在黑暗的星空,追寻流星的痕迹
唯一的存在,在记忆的路途遗落
重复的瞭望,重复的猜测
重复的闪烁,重复的开始
夜以继日,鱼儿折身寻找
游来游去的,无形的人儿
黑夜终将结束,太阳照常升起
看不见深海之鱼,寻不见人世之影

妹妹

妹妹,你站在那个十字路口

想不起哪一个是你来时的方向

妹妹,你穿着春天的衣裳

看不见风花雪消失的颜色

妹妹,你的衣袂飘飘

卷起了对于流浪的层层幻想


冷风吹来,一阵鲜艳的风

染尽了一望无垠的眼睑

你不能站在,那朵云的下面

手捧阳光向着天际弥漫

你不能站在,那棵树的后面

在落叶上描绘回眸时的转变


青春

一池碧水
清澈而冷清
风云每天都在变幻
沉淀着过眼的精彩
留不住的瞬间
任何一点触动
都会泛起涟漪
动摇了天空
扭曲了美丽

少不更事

有什么能掩饰你的心事重重
月下的风已吹破了云彩
柔软的睫毛也随之起伏

有谁能抵挡从记忆中吹来的风
发出的声响引起莫须有的共鸣
震动着牙齿与头颅

有什么能捕捉你的行色匆匆
心头的烈日已照出叠影
清晰的眼睛也随之模糊

有谁能化解从内心走出来的雾
萦绕着现实散射出凝聚的光谱
照耀着尘埃与清露

经过

还可以听到风吹过耳畔,飘起停留的岁月

还可以看到雨滑落伞尖,转起离心的笑容

花总不紧不慢地期待,然后匆匆忙忙地凋谢

在马上行走的人,踢踏声中远远地忘记

缩小的身影与散开的尘土,画出新的天际

石头与河流,演奏协同的乐章

每一块石头都不曾刻下,越过羁绊的心情

每一条河流都不曾冲走,憧憬彼岸的眼神

在马上行走的人,踢踏声中渐渐地混淆

踩着云卷云舒的天空,一个影子已眠去

青草与树叶,吹起摇摆的口哨

每一棵青草都不曾发现,胸中明媚的阳光

每一片树叶都不曾临摹,撑起身躯的筋络

醒来时仿佛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山很小,天很旧

一阵风经过身旁,陌生的起点一如从前

无心的经过,必然的相...

空间

枯萎了一冬的树
萧条生存的表象
冷却了长夜的雨
渗透坚硬的隔墙
暗地的泥和根须
拥抱着各取所需

没有一棵树会失去天空
没有一条路会没有期许
陌生与神秘围成的迷宫
阳光下的捷径不可言喻

经历筑起的院墙五颜六色
墙角的视野迎着朝阳揭幕
他们终会得到重塑
一如花朵化身于泥土

初雪降临的时候

初雪降临的时候
天空找到了新的伙伴
初雪消融的时候
大地揭露了新的欺骗
寻找快乐的人们
隐匿于人群亘久不变
经历失去的发现
无法抓住时间的锁线
有很多人经过
却没有再一次遇见
追赶自由的空气
在鼻息间停留短暂
初雪降临的时候
被覆盖的昨日会重现
重识现实的人们
脱下繁缛的期盼
清冷的阳光下
熟悉的脸庞面对面
模糊的雪花一片片
无法掩盖的情绪在蔓延
崭新的棉衣很柔软
难以融化记忆的责难